乐动体育

国内多个煤化工项目已被叫停或延期

本报资料室/图

2021年7月3日,安徽淮南某煤化工项目顺利通过竣工验收。

在“碳达峰、碳中和”愿景目标下,中央和地方对“两高”(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监管收紧,明确要遏制其盲目发展。

在此背景下,国内多个煤化工项目已被叫停或延期。近日,桐昆股份(601233.SH)宣布,现阶段不再实施120万吨煤制乙二醇项目。而就在前不久,贵州、陕西等地的部分煤化工项目也被叫停。

中研普华研究员张佳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这些项目前期立项时间较早,项目工程设计对减碳、碳排放回收及再利用考虑不够全面,项目可能会牵扯“双高”问题。其中,包括“双高”指标不足和“双高”应对不完善的问题。另外,乙二醇项目目前行业产能过剩明显;在2019年煤制乙二醇企业基本盈亏平衡,进入2020年则普遍亏损。

能耗难题待解

近日,桐昆股份方面在回答投资者关于安徽佑顺新材料有限公司120万吨煤制乙二醇项目时表示,因综合原因,桐昆控股现阶段不再实施该项目。

不过,桐昆股份董秘周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项目停建是因为合作方的退出,导致项目无法正常推进。

事实上,一直以来,煤化工项目被认为存在“高耗能、高排放”问题,在“碳达峰、碳中和”愿景目标下,煤化工项目如何“合理生产”是现阶段需要直面的问题。

为此,生态环境部及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近期明确指出,严控“两高”项目盲目上马,部署落实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并出台了相关指导性意见文件。

近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徐必久在生态环境部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是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这不仅是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重点,也是今后督察的重点内容。

徐必久表示,任由“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将带来三个影响:直接影响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实现;直接影响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能源结构调整;直接影响环境空气质量改善。

早在4月30日上午,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组织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落实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工作。会议要求,各地区要进一步加大节能工作力度,强化节能目标责任,狠抓重点领域节能,加强重点用能单位节能管理,确保完成今年全国能耗强度降低3%左右的目标任务。同时,希望各地区发展改革部门按照国家部署,结合本地实际,全力做好“碳达峰、碳中和”相关工作,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向绿色低碳方向转型。

另外,5月31日,生态环境部公布《关于加强高耗能、高排放建设项目生态环境源头防控的指导意见》,指出以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煤炭专家马俊华向记者分析称,煤化工项目可以做到环保更清洁、能耗低,但唯独“双碳”问题不好解决,毕竟原材料就是煤炭。

他表示,从现阶段停工的多个煤化工项目来看,主要是因为环保、能耗和碳排放指标等方面,最终是以“双碳”政策为目标,在新政策下地方政府会让这些项目叫停或者延缓推进。

“上述大型煤化工项目一般立项较早,项目工程设计对减碳、碳排放回收及再利用考虑不够全面,项目可能会牵扯‘双高’问题。其中,包括‘双高’指标不足和‘双高’应对不完善的问题。”张佳林分析称,在“碳中和、碳达峰”的背景下,从2021年开始部分省份的化工产业审批呈现了明显的收紧态势,高能耗项目的审批也从严从紧。在此前提下,煤化工作为碳排放相对较高的产业,也必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产能过剩之忧

除上述“双高”问题外,煤化工项目盈利性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记者了解到,桐昆股份曾于4月15日公告表示,考虑到为进一步增强企业的综合实力,整合相关资源,实现战略布点及后续发展的需要,通过召开董事会会议决策,收购了桐昆控股持有的安徽佑顺新材料有限公司100%股权。安徽佑顺新材料有限公司年产120万吨乙二醇项目落户庐江县龙桥工业园区,总投资114亿元,总用地约1750亩,分两期建设。

根据ICIS的数据,从2020年4月初起,全球乙二醇利润连续下滑。至2020年7月,以石脑油和乙烷为主要原料的乙二醇利润平均下降63%。彼时,由于乙二醇利润大幅下降并出现亏损,超过300万吨的装置(约为全球8%的乙二醇产能)计划自2020年7月底起停减产,以减少亏损并平衡市场过多的供应压力。

对此,张佳林向记者分析,2020年,在原油价格大幅下跌、乙二醇供应过剩的背景下,乙二醇绝对价格大幅度下跌,而煤炭价格今年整体在高位,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煤制乙二醇行业利润大幅压缩。2019年煤制乙二醇行业以盈亏平衡为主,进入2020年,煤制乙二醇企业普遍亏损。受此影响,部分高成本煤制乙二醇企业被迫停产,煤制乙二醇企业开工率下降,2017~2019年的开工率年均约65%~70%,但2020年平均开工率仅有52%。从整体情况来看,煤制乙二醇企业利润压缩至亏损1500元/吨以上,停产意愿强烈。

此前,中国乙二醇产能扩张,主要原因在于东北亚地区聚酯消费品需求的大幅增长及国内煤化工行业逐步兴起。从中长期来看,未来乙二醇消费增长点仍在聚酯,受全球特别是亚洲聚酯产能大幅增长的拉动,增速预期在3.5%~4%,预计未来3~5年中国乙二醇的需求将保持较快增长。

不过,近年来市场需求增长引来资本的“疯狂”投资。在2020年,恒力石化、浙江石化及新疆天业等多家企业合计投产约505万吨/年产能。今年,除陕煤集团大规模投资外,浙江石化、卫星石化及福建古雷等多家企业合计预计新增产能584万吨/年。

张佳林分析认为,随着中国乙二醇迎来投产高峰期,其增速远超下游聚酯增速,目前处于产能过剩阶段,即使2022~2023年投产进度有所放缓(预计在300万~330万吨/年),增速接近14%左右,但仍大于其下游聚酯需求8%~9%的增速,乙二醇供需差值存在进一步拉大的可能,过剩格局恐难以改变,而在“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煤制乙二醇老旧装置产能清出或将是一个漫长过程。(陈家运)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886 [email protected]

乐动体育相关的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最近更新

推荐阅读